中资会吃掉台湾翻译书的作品诠释权吗?

中资会吃掉台湾翻译书的作品诠释权吗?

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

前几天台联立委许忠信开记者会,说「服贸开放翻译服务业,便利文化统一」。认为中资翻译社将以雄厚资金大量购入翻译版权,掌控翻译作品的诠释,掺入或窜改内容,传达中国意识型态,并以「车同轨、书同文」的模式,对台湾进行文化统战,方便中国进行文化统一。

许忠信的理由是,「台湾小资本的翻译及传译服务业者,由于成本高、用语不同」,所以「很难竞争」。(台联自己发布的新闻稿在此。)

这种诉诸民粹的恐吓,很多人都会相信,真是让人慨歎。儘管我的力量有限,行业的看法还是应该发出,免得被人说你们业内是不是没人了。

先谈一下「出版社为了省成本就会用大陆译稿」这件事吧。如果,我强调一下是「如果」,出版社要用大陆译稿,需要等到服贸协议签署吗?根本用不着。你现在就可以在书市上找到採用大陆译稿的正体图书。

现在任何出版社採用大陆译稿根本毫无障碍,那幺为什幺不全面採用?为什幺放着大好便宜的译稿不用,自己辛辛苦苦组织翻译,建立品管,时间耗更多,工作量更大,还花更多钱?台湾出版社都是一群不知道贪便宜、省成本的傻子吗?

事实是这样的,等大陆译稿等于是把主动权交到别人手上。这无关意识形态与否,我签约的书,我就要确保它能在我规画的时间内出版。如果主动权在别人手上,我又不能催稿,又不知对方编辑部发译稿的品管流程到底可靠不可靠,万一对方完成的稿件品质很糟,等来等去等到一个不能用的,不是更蠢到爆吗?

只有出版多年大陆有了译本而台湾始终没有签约的书,台湾出版社才可能拿对岸译稿来检查值不值得买。我们并不会看到有稿子就付钱。品质糟的稿子还不如自己找人重译。而这种书有多少呢?答案是很少,非常少,台湾绝大部分引进的出版品都是新书,而这些新书根本不可能等简体版出了才来决定要不要用别人的稿子。

此外,两岸在签约引进翻译书上面,也根本不在一个市场上。全世界所有着作权代理公司都知道两岸,甚至三地,是不同的语文权利範围,应该拆开卖,拆开卖获利更好,市场机会更大。两岸虽然常常争取翻译同一本原文书,但就我所知,我还不知道有哪一家公司曾经签下正、简两种语文区的翻译授权。

只有极少数搞不清楚世界版权交易状况的小出版社,才会卖出包含正简权利的单一合约。至于书市上百分之九十九.九的出版品,你想买都买不到,着作权代理公司根本不会这幺卖。

对岸凭着财大气粗只要肯付钱,难道有什幺东西是买不到的吗?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事情都是可以靠砸钱搞定的。要垄断翻译书的权利,第一是要在金钱上让代理公司相信我付的钱,绝对超过拆分销售所可能产生的利益好几倍;而更重要的是,第二,你要能说服作者,随便他的书被删、被改、被消失,接触不到潜在读者,他都没意见。

出版是个无法远端遥控经营的市场,版权代理商非常了解这件事,把一本书的权利卖给不在某个市场上经营的出版社,就注定了那本书不会有任何大量销售的机会。

因此你要让代理商满意的话,不是付两个语文区的预付版税就够了,那样只是代理商的基本收入而已,他两边卖也可以获得同样的收入,不需要因此得罪另一边。因此你要付倍数以上的预付,而且还要再加上「可能大卖」的后续版税。

一本书到底会不会大卖没有人能百分之百打包票,如果你有特别动机要买下别个语文区的权利,代理商就会要你付出让他满意的代价。而那个代价通常包含代理商认定的,如果由本地出版社出版,有可能会大卖的可能收入。

一本书这样算起来,你要付四到五倍的预付版税,才会在经济诱因上让代理商觉得有利可图——但这只是一本书的计算。如果你要谈垄断台湾的翻译书来源,那就不是一本书的事情而已。你的麻烦变成,你不知道要买到什幺程度,才能垄断台湾编辑的选书眼光。

你不可能精準到在英美日德法一年一百多万种新书里面,完全买中台湾编辑看上的七千种。即使你买下十万种书的传、简双权,大概也还有一大半的书是你漏掉、想都想不到台湾会出版的。

而那些容易命中的书,多半都是热门书,台湾出版社抢起热门书来,手笔并不会太小气。总体算起来为了「垄断」台湾的翻译书,你要付出的将是惊人的天文数字。

而更困难的事情是,中国是个言论审查、出版审查,没有出版自由的国家。前不久纽约时报才刚刚做了一个英美图书在中国遭遇审查命运的报导(向中国审查制度低头,外国作家的艰难抉择)。

中国的言论审查已经是英美出版界人所共知的事情,把正体字权利同时卖给简体字公司,等于把唯一有可能在这个世界上出版无审查、无删改、无查禁的中文翻译的机会给葬送了。代理商也许还有可能会看着数倍的重金诱惑而退让,但作者呢?

那些越有声誉、越看重作品完整性,写的作品越敏感的作者,越无法忍受唯一有可能出版完整作品的机会,被商业交易出卖。

今年(二〇一三)年初香港就发生过作者抗议出版社删改敏感内容的事情,最后迫使香港出版社乖乖回收出问题的译本。每个自知写了敏感内容的作者都会知道,正体中文版权最好不要连简体一同授权给大陆。

这种事情只要发生个两三次,以作者为尊的西方出版社,必然会认真坚持现在的传统,两个语文区各自授权,免得自找麻烦。

台湾的出版自由是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但实际上充满威力的文化土壤,这是我们的软实力,也是我们在文化上强大的地方。心怀强大,却老以为自己很弱,风一吹就会垮;既不聪明,也无自知,让人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