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股银行员工的告白:我的同事们,对自己快要被淘汰的事实毫无知

公股银行员工的告白:我的同事们,对自己快要被淘汰的事实毫无知

文:李玉芯,前公股行库员工

我就读北部国立大学的商学院,毕业后考进三商银的其中一间银行(最近经营权争议很大那一间),做了三年后我决定离职,担心在这种环境待下去,总有一天会被新的金融科技淘汰。

这篇我想告诉大家重点是:

一、 公股内部制度问题;
二、 公股银行多数会成为金融科技下的淘汰品;
三、 工会和资方共同抵挡变革。

大概是这两年,新技术的发展包含 AI、物联网(IoT)、智慧机器人的发展,所可能带来的结构性失业引起民众的讨论,而在银行业,金融科技也是金融业又爱又恨的新趋势,尤其在数位金融的消费行为越来越盛行后,许多金融业的实体分行也开始陆续裁撤,公股银行实体分行数过多的现况成为发展创新的一大阻力。深究箇中原因,大概有以下三大方向:

一、公股内部制度问题

(一)高层思想保守

而在我待的银行内部,从上到下的科层组织,完全对这些显而易见的挑战后知后觉,儘管高层都会搭配时下盛行的趋势,如发展 FinTech、推行动支付、数位分行, 但推出的时间就是比较慢、服务差,使用者体验也多半不如别人,就连我们自己都不想用了,更何况是消费者 。

其中部分问题出在高层想法过于保守。我本身经常关注金融时事,关注国外金融科技如何发展、会带来什幺影响,儘管知道这些问题,却难以畅所欲言,多数的主管和同事都安于现状,把这份工作当作终身职来做,所以偏好稳定,而不是创新。

(二)内部福利差距高,发放标準不是看贡献程度

公股银行有的 13% 优存,改革前的资深行员有最高 500 万额度的 13% 优存,等同于每个月可多领 4.5 万,跟新进行员的薪水差不多,而第一线的行员往往是最辛苦,但远离一线的高层却坐领高薪,或是官员转任的董座也可能有双薪,对基层来说相对剥夺感高。相较之下,民营银行注重个人绩效,认真的员工会有回报,内部竞争也会增加银行的竞争力,而 公股就是论资排辈,纯粹待越久越值钱 。

二、公股银行多数会成为金融科技下的淘汰品

(一)科技人才不足

台湾几间公股银行其实有推动自己的行动支付「台湾 Pay」,但上架七个月只绑了 3 万多张卡,而「Apple Pay」上架两天就超过 40 几万张卡,在新技术的发展上,公股落后民营太多。由于公股内部传统行员比例高,IT 人才、工程师与设计师太少,导致技术发展落后,一方面是招募时还是倾向传统金融专业,另一方面是僵化的薪资设计导致薪水的诱因不足,没有人愿意进来, 公股是一流人才的二流选择 。

(二)获利仍偏重传统金融业务

公股多数获利来自传统放贷业务,在消费金融上一直不如民营机构,但随着科技发展,传统业务所收的手续费,会被简化的中介流程所取代,未来将严重的侵蚀银行利基。就我所待的银行来说,先前经常对外宣称公股接手后获利增加,来作为捍卫经营权的理由,但利基都还是聚焦在传统金融,过度依赖反而难以翻身。

三、我们的工会多半为了自身利益

一般的劳工工会多半是为了争取员工的劳动条件、薪资或待遇,作为劳工的代理人来与企业谈判和协商。但我们的工会却是和资方站在一起阻挡组织变革,其实说穿了就像军公教反改革联盟一样,只是因为担心增加内部竞争,而阻止外来经营者所带来的制度革新。然而这种阻止变革的行动都只是暂时的止痛药,等到必须大规模裁员的时候,会有更多人面临技术不足,陷入长期的结构性失业。

并非所有工会都这样,但我所待的银行的工会就是如此,只是历史为鉴,在大规模的技术变革之前都会有一群人强力反抗变革,到最后就会成为新制度下第一个牺牲者。

结论

写了这篇文章,并不是为了污名化所有公股,追求稳定也绝非错误,我过去也是因为追求稳定而进入公股。但进去后,深感内部制度成为组织创新的最大阻碍,里面多数的员工却对此毫无知觉,有些同事虽然理解,但却仅止于理解。而我只是看到公股的未来,而提早跳船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