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亲情

实在不知怎幺去整理这个故事,希望写起来不会很长

小帆是个从小就蛮独立的小孩,在家虽然是老幺,可是却比他的兄姐来的懂事和内敛而且他从小就没有和哥哥姐姐一起玩!都是自己照顾自己,感觉起来好像不是亲兄弟似的不过,可能是因为他比较懂事,所以他父亲也就对这个幺儿多加疼爱,可是他母亲则似乎比较疼他大哥,不过,全家还是蛮幸福的就是了,虽然经济差了点.....

大概从小帆懂事上学开始,就常常梦见一个男人,总是在梦中要他多用功,要他努力和听爸妈的话,那人的身影总是若隐若现的,感觉非常亲切,每回小帆在梦中走向他想看清他的长像,他就会醒过来,久而久之也习以为常了,只是觉得奇怪那人常常会提醒小帆一些事情。

举个例子,当小帆小学二年级,每天都会到妈妈上班的地方再回家,有天晚上他梦到那人对他说:「小帆,过马路要小心,要看车子,不要看到绿灯就以为没车了喔!」结果隔天小帆在去找妈妈的路上过一个斑马线就被一台机车撞了,还好只是轻微脑震荡并没有大碍从此....小帆就对那人在梦中对他说的话深信不疑,只是他也不知为何总觉得不要告诉家里比较好。

当小帆上大学后,认识了一个女孩,小帆很喜欢她也追求她,两人就这样在一起了,就在两人成为情侣的那个春假,小帆晚上送他女友去车站搭车回家,再去晃晃到家时已经接近午夜了,就在他家的楼梯口被两个不认识的年青人打昏,在他昏倒之前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他们对他说想活命就离那女的远一点,那女的,是谁??小帆根本不知道,在他昏迷时又看到那人出现,要他小心一点,说小帆最近可能会有灾厄,声音听来十分忧虑, 
小帆这回问了:「你到底是谁??」可是那人只回答:「你不认识我,我只是一个关心你的人,就当我是朋友吧!」

当小帆醒来,发现他躺在一家诊所的病床上,想爬起来却觉得头痛欲裂,而且右手也使不上力,只听到隔避诊疗室传来两个妇人的声音.......

「去看看他吧!他也大啦,这些年也苦了妳了可以让他知道了吧!」

「不!不要,妳别告诉他,就让他这样过日子就好,别说了!」

「好吧!既然这样,最起码妳也去看看他吧,毕竟是妳带他来的。」

接着就一片沉寂,小帆脑中还在思索着她们说的他是谁?难道是自己?算了!没事胡思乱想什幺嘛。这时一个女孩的声音打断了小帆的思路。

「ㄟ!你醒啦!躺着别动喔,我去叫我爸爸来。」接着就听到开门声,似乎有人离去了。

「你真是命大啊,还好有人好心把你送来我这,不然你小命就没啦!」医生这样对小帆说,奇怪的是小帆身上有刀伤,应该是要报警的,可是这医生却没有,小帆想开口问,可是又觉得不妥,便问医生是谁将他送来这的。

「喔!是我太太的一个朋友啦,看你倒在地上就把你送来我这了。」

「可不可以给我他的地址或电话,我好谢谢他。」

「这....等我改天叫我太太问问看他愿不愿意好了,你先好好休 息。」

「奇怪!这医生也没问我是怎幺受伤的,算了,好累,还是先别想好了」小帆看看手錶已经凌晨四点多了,也不能打电话回家说一声了,就索性睡一觉好了。

隔天醒来已经是下午了,医生对他大概说明一下他的伤势,叫他隔天去医院挂他的门诊再好好检查一下。

在小帆回家的路上经过一个公园,那公园常有个算命的老头子,小帆也见怪不怪了,只是今天那老头居然开口叫住他,和他说话.....小帆也不知为何自己会坐下和他聊天。

「年青人,最近是不是有一些麻烦上身啊?」

「你怎幺会知道?」

「呵呵!看面相啊!我是算命的啊,又看你心事重重的,一定是有麻烦啦!」

「喔?」「要不要我帮你算算啊?」

「这....我不是很信这套,算了,还是算算好了。」

那老头问了小帆年纪再看看他的手相和面相后,皱了皱眉头沉思很久,又问了小帆一次生日,再重算一遍,就看那老头想了许久终于开口了。

「不对啊,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应该要比你说的多一岁才对喔!」

「不会吧!我自己的生日岂会不知道,我拿身份证给你看好了。」

「不,不用了!这样好了,帮你想个字我帮你测个字。」

小帆随便说了个字给他,不久后老头就笑着说这就对了,可是随即又皱着眉头说:「算了,你走吧!」「什幺?你还没说算的如何呢?」

「你真要听?好!那我直说你别生气喔!」「好!」

「年青人,恐怕....恐怕....你活不过今年了。」「什幺?哈哈,懒得理你,多少钱,我给你好了。」

「不!等一下,我再算一次好了......嗯.....没错,你今年确有大劫,生机不大。」

「老先生,真的还假的,看你说的跟真的一样。」

「我不会骗你的,你是不是辰时出生的?」「你怎幺知道?」

「那就没错啦!唉~~~命啊!算了,我不收你钱了,你走吧!」

「老伯,有什幺你直说无妨。」

「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多小心点就是了。」

「这....好吧!多少钱?我还是给你好了,不能让你白算啊!」

那算命的抬起头看看小帆,笑了笑说:「好!十块。」「十块?太少了,不能这样啦!我给你五百好了。」

「呵呵!小伙子,我是算命的,我说十块就十块,别看不起我喔!」

「这....好吧!就十块,老伯,谢谢你了。」

小帆给了钱正转身要离开,老伯又叫住他说:「年青人,你这一年会很难熬喔,凡事看开点,不要太追根究底。」「好的,谢谢你!」「等一下,记得,算命只是参考,万一真的出了事别太沮丧,别放弃就一定会有希望的。」

「知道了,我会记住的。老伯再见。」「嗯!!」

走出公园,小帆想....过不了今年,今年很难熬?真的吗

看来那那算命真有两下子,这一年小帆果然很不平静。

小帆回家后辗转难眠啊!不是因为算命这样说,主要是那梦中人也叫他小心点,让他不得不相信。

好不容易春假熬过啦,小帆的女友也回台北了,小帆自然去车站接她了,因为连续假期的关係,火车误点了一个小时多,所以火车到台北就已经是晚上11点了,两人再去吃点东西,等小帆送她女友到住的地方已经快一点了。才送她进门,小帆正打算到对面招车回家,就听到背后有机车驶来,小帆正打算回头看看就只觉一阵剧痛就倒地了。

头好痛、好晕,是谁打我........

「讲不听啊!叫你离她远一点,少来碍事,不懂啊!」

「别理他啦!直接撂倒他,女的就好解决了嘛。」小帆只隐隐约约听到大概这样的对话,感觉自己好像被拖到路边,好痛,觉得自己的力量好像正慢慢流失,挣扎着想站起来。 

可是力不从心,慢慢的好像要昏过去了.....

「别睡啊!不能睡,醒来...要撑下去。」

「是谁?喔!是你啊!我真的不行了。」原来又是梦中人。

「不行,你不能睡,一睡就醒不来了。」那梦中人好像走近来扶小帆起身,小帆慢慢站起来。转头看看那人,从来没有那幺近看过他,觉得好熟悉,和他想像中差别不大可是又好像看不大清楚。

「对!我不能倒在这里」小帆这样想着,拚命保持自己不要昏睡过去,在半醒中只觉得有个女人在他旁边下车,扶他上车,其它就不记得啦!!

「醒啦!躺好别乱动喔!」 

「妳....不是医生的女儿吗?怎幺会在这。」

「你在我家啦,躺好喔!你头受伤了,好好休息。明天我爸会带你去医院照断层,不会有事的,放心!」小帆就这样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隔天,随医生去医院做检查,医生吩咐小帆小心头,不要再受重击了。

回到学校,想想那两人的对话,再想想自己从没和人结怨,只好问问啦!!

「什幺?你被打啦?谁打的?」「不知道!好像跟妳有关!」

「少来,你自己惹的事别扯到我身上。」小帆只好把他听到的对话说给她听了。

「不可能和我有关的啦,你自己保重就是了,以后别送我回去啦!」

「可是也和我无关啊!妳再想想,会不会是妳以前男友?」

「这....应该不会吧!他....」她似乎有所保留。「不是说好不问我以前的事了,现在又问,怀疑我啊。」 

「这....好啦!我不问就是了。」上完课,小帆发现他女友在 门口等他。

「一起走吧!」「不是说叫我别送了?」

「不会有事啦!回家吧!」

之后的几天,就像以前一样小帆依然送她回家,只是觉得她似乎有事隐瞒,同时小帆也注意到有两人一直在跟着他们,为了安全起见,小帆便改开车上学了。同时,也托朋友打听一下他女友以前男友是什幺样的人

  小帆的检查并不是很乐观,医生只说要多观察,要小帆常和他联络,小帆想到第二次是怎幺会被送去这医生那的。便开口问医生...

「这....就是上次送你来的人啊!一样是她遇到的。」

「喔!!这幺巧啊,对了,你上次说要帮我问他地址或电话的....」

「对喔!她说小事,叫你别放在心上啦!」

「可是....人家总是救我一命啊!对了,还没和你算要付你多少钱喔!」

「不用了啦!送你来的人帮你付了,她说觉得和你有缘嘛!!」

「这....不好意思啦!」 

「没关係啦!不要婆婆妈妈的,记得下週要来覆检喔!」

「好!我会记得的。」

小帆的朋友也查出点头绪来了,原来小帆女友的前任男友是小混混,而且两人分手似乎闹的很不愉快,可能是要报复吧!!

惹上这种人,小帆实在烦心的很,可是要他丢下女友不管又不行,想到算命的和梦中人一直要他小心,现在头又有伤,怎幺办呢?

这天,小帆刚从医院检查回来,就又见到梦中人了....

「怎幺?情况还好吧!」「还好,医生要我下週再去。」

「喔!不要忘记了呦。」

「知道,对了,你最近怎幺几乎每天都来找我啊?」

「呵!没啦,我是办些"事情"就顺便来看看你啊!」

「办事?什幺事啊?」

「这你别管,你好好养伤就好,其它不用操心,我会儘量帮你的。不行,我该走了」

「等一下......」还是走了,小帆心中有好多疑问想问,像他到底是神是鬼,一点都不知道...

就这样,小帆每天过着上学,送女友回家,再去找医生,回家....反反覆覆单调的日子,日子虽单调,可是小帆的心中却是提心吊胆的,不知何时又会有什幺事发生,唯一让他安心的就是梦中人几乎每天都会出现,他的出现总像预告着明天会平安无事似的,一直到有一天小帆在医院遇到了她.....

那天,小帆做完了例行的检查,正在等医生说明,有位年约35上下的女子走来,她侧身看了看小帆,开口说:「你是陈医生的病人吗?」
「没错!妳是?」好熟悉的声音,小帆心中暗想。

「喔!我是陈医生的朋友啦,你是....脑伤吗?」

「你怎幺知道?」

「呵!!陈医生是脑科的嘛。」

「对喔,我怎幺忘了。」

「你在等他是吗?他去开会了,可能要蛮久的,这样好了,我请你喝杯咖啡吧!」

就这样,小帆就和那女士聊了好久,也不知怎幺觉得她很熟悉,好像在那见过,觉得有股说不出的亲切感,一直到医生开完会,找到他们才分手。 

奇怪的是自那回之后,小帆就常常和那女子"不期而遇",而且看她神情似乎对自己十分关切。

小帆问医生那女子是谁医生也只说是朋友,似乎不愿多说。

一天早上醒来,小帆觉得精神特别好,还记得梦中人昨晚和他聊了许多,记忆中梦中人每回都是来去匆匆的,没有像昨晚这样和他闲话家常,而且梦中人也露出自从小帆出事以来难得的笑容,他的笑容让小帆觉得一切都不会有问题,晚上回家刚好看到新闻,有毒贩落网的消息,本来对这些消息小帆都不感兴趣的,这时发现那些人的名字有几个好熟悉急忙翻开报纸......那不是找我麻烦的人吗?这....怎幺会这幺巧,难道是......

晚上,小帆急着想睡着,可是偏偏心绪起伏不定,结果....这一晚他失眠了。隔天已经和高中死党约好要去海边玩了,看来`,一切的谜团只好等回来再说了

那天,一行十人去海边露营,一切都很正常,小帆不会游泳,所以就像以往一样在岸上準备大家伙食,吃完晚餐,大伙去夜游,小帆因为心神不定所以不想跟去,就一个人留在营地顾东西、看星星。

一个人的夜晚总是特别的宁静,更何况是一个人在海边呢!小帆一个人在沙滩上漫步着,想着最近发生的事,像是梦一般,而那位救他两次的妇人究竟是谁? 

不知怎幺的小帆对她有着很强的好奇心,想知到究竟是谁,为何那幺巧的能救他两次,就在他一个人对着遥远的海平面沉思时,忽然看到海上有一个人影,还正向他飘来,小帆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两眼睁的大大的看着那"人",就在飘到他眼前约十步时,那人停了下来,而且还开口对小帆说话,不!他根本没有开口,只是小帆觉得有人对他说话,而且他确定就是那人影在说话。

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小帆,是我,别害怕!」

「是你,你怎幺会在这里?」是梦中人,不对啊!他好像从来没有开口叫过自己的名字。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啊!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他看来似乎有很深的哀愁。

「你....怎幺了?是不是有心事?」

「唉!明天,明天你就知道了,希望你还来的及。」

「来的及?你说什幺?」

「算了,这不重要,对了,你没事了,知道吧!以后要多小心。」

「我知道,是你帮我吗?」

那人影并没有回答,只是微微对小帆一笑,就缓缓的飘走了。

「喂,小帆,醒醒啊!」小帆张开眼一看,只看到大伙围在他身边。

「你疯啦,在沙滩上就这样睡着啦,不会去帐蓬睡,看你衣服都湿了,快去换起来吧!」在沙滩睡着,那刚刚的....是梦吗?想到他所说及希望来的及的事,不由自主的有股不祥的感觉涌上小帆的心头。

经过昨晚的折腾,小帆无心也无精神再玩下去,就一个人先驾车回台北,才刚到家,好不容易找到车位停好车,就收到医生在call他,回电后,医生只要他无论如何立刻赶到医院,难道真出事了,小帆立刻再赶去医院,只发现医生已经在门口等他,拉着他就往加护病房走去,医生只说:「走,带你去看一个人。」

到了加护病房,看到一付人全身几乎都绑着绷带,插满着许多电线和管子,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这人....小帆仔细一看,不是那位陪他聊天,请他喝咖啡的妇人吗?

回头看看医生,医生只拍拍他的肩膀说:「她,就是救你两次的人。」就是她,小帆转过头看看这位躺在床上的救命恩人,心中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这时,医生又说了一件令小帆不敢相信的事......

ps:这边忘了一件事,她住院是因为出车祸

「你知道她是你什幺人吗?」

小帆对医生这个问题....根本不知道要怎幺回答,或者说根本搞不清医生究竟要问的是什幺,不就是救命恩人吗?小帆只能疑惑的看着医生,等他解释。

「你知道吗?她不是别人,她就是你妈。」

「我妈,你别开玩笑了,我妈好好在家里怎幺会在这。」

「不!她是生妳的妈妈。」医生脸上没有任何一丝开玩笑的神情。

「你....别傻了,怎幺可能,我不会相信的,我不会相信的。你说,她怎幺会是我妈呢?如果她是,那我爸又是谁,养大我的又是谁?」
「你别激动,我和你妈是十多年的好朋友,这件事恐怕也没几个人知道,我没骗你,我拿样东西给你看。」医生从一个牛皮纸带中拿出一叠纸,小帆仔细一看,这不是自己从小到大的成绩单吗?怎幺会在这的?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你看,你从小到大的成绩单都在这,她一直都在注意你的情况,或许她没养你,可是她一步都没离开过你的身边。」

这....这不会是事实,可是那成绩单,还有自己连续两次被她救,难道她真的是自己的妈妈,一直守在暗处看着自己? 

不会的,不可能,不行,一定要查清楚,想到这,小帆有点歇斯底里的站了起来,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跑回家问清楚,一定要跑回家问清楚。

一路上,小帆冲进车子,就往家里冲,一进家门就大叫老爸,可是没人应门,想想今天是週六,一定都不在家的,小帆想起爸爸把家中所有人的出生证明和一些杂七杂八的重要资料,都放在一个公事包内,就走进爸爸的房间,找到公事包,打开来,就看到自己的出生证明放在最下面,出生证明的下面还有一包东西,以前自己从没注意过,因为放在最下层的关係吧,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张年轻小女孩的照片,年代久远,恐怕也有20年了,还有一张出生证明,和一封厚厚的信,出生证明上正是自己,父母栏则只有母亲的名字,父亲栏则是空白。看到这,小帆几乎没有勇气去拆那封信了....

小帆呆坐了一下,拿起那封信....「给逸帆」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希望你永远看不到这封信」小帆鼓足勇气打开信,将信看完后,小帆一动不动的坐在那,也不知坐了多久,直到电话响起,是医生打来的,说那女人可能不行了。小帆一听,连忙将公事包收好,放回原处,只有将那封信、照片和出生证明收起来,便赶去医院。

在路上,小帆想着那封信,信是小帆的生母写给他的,看了之后才知原来她16岁就怀了小帆,那时根本不知怎幺办,她又是未婚妈妈,小帆的爸爸则是船员,已经失蹤的好几个月了,恐怕也是兇多吉少,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好将小帆送给现在的父母。 

那信是她生完小帆后写的,不过16岁的年纪,却要承受这一切......

到了医院,小帆静竟的坐在他妈的床边,看着这个生他却没养他的女人,心中百感交极,甚至不知该不该叫她一声妈,就这样,一直到午夜,她醒了一会,小帆看看她,想开口叫她却又发不出声,只能紧紧握住她的手,两母子就这样对看一眼,她就又昏过去了,这一睡,就不再醒了,没能熬到天亮。直到她走了,小帆才开口小小声叫了一声....妈

看着她被推往太平间,小帆脑中一片空白,这时医生拿给他一个公文封,叫他打开看看,小帆打开看看,内有之前看过他自己的成绩单,还有他妈妈的遗物和一封信,看来蛮新的。 

小帆看完这封信后,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在一旁的医生这时才开口:「对不起,她交待一定要等她走后再交给你。」 

小帆点了点头说:「我了解。」

看完了信,小帆才知道她不但一直都知道小帆的状况,而且常常躲在暗处看着她的儿子,而小帆的爸爸,或者该说是养父,一直不断的写信告诉她小帆的情况及寄小帆的成绩单给她。

「小帆:对不起,妈一直没在你身边,或许你不承认我是你妈妈,那也没关係,你看到这封信时,或许我已经不在了,我只希望你明白,我是有苦衷的,虽然我不在你身边,可是你在我心中一直都是我的宝贝儿子。..............................................你是个乖孩子,我想你也知道你爸妈对你很好,比起任何父母来讲都不逊色,我很高兴,我生了你却没有办法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可是他们给你了,至少,你不是一个没有爸爸的私生子,至少你能得到最好的栽培,好多次,我想叫住你,告诉你我是你妈,可是这样做对你有好处吗?对你爸妈公平吗?二十多年来他们把你当做亲生小孩来照顾,他们才是你真正的爸妈,这秘密,本来我们想瞒你一辈子的,可是现在你知道了,我想,你也大了,这些事也该让你知道了,可是,我希望你回到家后能当做不知道,你的身世你自己知道就好了,让你爸妈发现你知道了,只是多让两个人受伤害,你很乖,我知道你会懂我的意思的,好好孝顺你的爸妈。还有,希望你能原谅我这个不尽职的母亲,原谅当年只有16岁的我。」

小帆随手拿着母亲的遗物看着,忽然发现身份证上的配偶栏是空白的,小帆回头问医生:「我妈....她单身?」

「嗯!她一直都是单身,因为她说她已经是人家妈妈了,你懂吗?」

拿着妈妈的遗物,看着她刚刚躺着的病床,小帆十分的痛心。「为什幺,为什幺不早一点让我知道,那我就能为她做些事了,她就不用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为什幺?」 

小帆边想边猛力摇着头,想把这些思绪甩离脑海中。这时,医生拍拍他肩膀说:「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后事就交给我好了,你别担心,好好回家去睡一觉吧!」

小帆也不记得自己是怎幺回到家,也不记得怎幺睡着的,甚至连之后的后事是怎幺办的都不知道,只记得那段时间老爸对他特别温柔,只记得丧事的一切都由医生打点,一切从简,很快的就火化了。

火化那天,小帆看着自己母亲缓缓推入火葬,后来一个人孤伶伶的捧着骨灰走出火葬场,回头看看那烟囱牌出的白烟被风吹散,觉得这一切真像是场梦,想到医生说的:「或许她没养你,可是她一步都没离开过你的身边。」再想想他从小到大,从没怀疑过自己是养子,原本觉得自己不幸的感觉就像随风逝去一样,对啊!自己何其幸运,有两个妈妈这样疼自己,低头看看手中的骨灰,小帆心里想:「妈!谢谢妳。」
当天,回到家中,老爸已经在家了,看到小帆回来只是很平常的说了一句回来啦,小帆也只是很平常的嗯了一声,只是今天究觉得特别温馨,对!妈说的对,他们对我就像亲生小孩一样,何必追究这些呢,或许要问老爸才知道自己的父亲究竟是谁,可是那又何妨呢? 

为了这些过去的事伤害身边的人,算了吧!就让一切到自己这边就此打住吧。也许是想通了,那天晚上小帆特别容易入睡,睡梦中,又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出现,只是这回不是一个,而是一双,小帆在梦中依旧无法叫她妈,而那梦中人,不用多说小帆也知道他是谁了--爸爸,他们俩只是牵着手看着小帆很满足的微笑点了点头就走了,小帆静静的看着他的父母,他知道今后可能不会再梦见那梦中人了,或者是说那人不会再到他梦中了,应该说他父亲不会再到他梦中帮他了,他们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

早上醒来,好久没有那种神清气爽的感觉,阳光从窗口照在小帆的脸上,就像洗净小帆过去的一切。

「该振作了,不能再伤心啦!」小帆这样想着。 

从此,小帆就再也没梦见过梦中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