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善政:产官学都漂亮转身,就靠两个字

张善政:产官学都漂亮转身,就靠两个字

109 天,是前行政院院长张善政担任马英九政府与蔡英文政府交接期「看守阁揆」的日子。他在任内遇到霸王寒流及台南 206 震灾等天灾人祸时,不因即将交棒而摆烂、兢兢业业巡视地方的身影,被冠上「暖男」封号,更以 56% 高民调告别政坛,留下漂亮的下台身影。张善政以教授身分转战科技资讯业、再踏入政治圈的 26 载,转职经验看似都像离开政坛一样漂亮;但鲜少人知道,他曾因不满公司,差点一走了之,变成 NG 离职者。他接受《Cheers》杂誌专访,首度道出那段小插曲以及他的职涯哲学。

「因为我离职很多次吗?哈哈哈!」前行政院院长、现任台湾大哥大基金会董事长张善政,在基金会的办公室接受採访时,一开口就不禁大笑。他自嘲,因为转职很多次,最适合聊「漂亮离职」。

确实,一般人多半因张善政 2012 年放弃 Google 的高薪,出任行政院政务委员后,才开始认识他。但在这之前,他其实是学界、业界和政界都经历丰富的跨界人才。

今年 62 岁的张善政,在 1991 年从台湾大学土木工程学系教授,转任国家科学委员会(现为科技部)国家高速电脑中心主任。2000 年被宏碁集团创办人施振荣挖角,任职宏碁电子化事业群副总经理,2010 年跳槽到 Google 当亚洲营运总监。2012 年,张善政担任行政院政委后,陆续接任科技部部长、行政院副院长,今年 2 月临危受命,当了 109 天行政院长,他虽自嘲是「安全下庄」,但漂亮下台的身影,却让民众津津乐道。

过去常利用假日当「一日农夫」、在花莲县寿丰乡买了农地的张善政,才刚步出行政院打算开展务农生活,新工作就不断找上门,包括台哥大基金会董事长、国家生技医疗产业策进会会长等,连老长官施振荣都邀他担任智网联盟总网会长。

每个转身、致谢到步下舞台的身影,张善政宛如在体操场上获得满分的选手,总是赢得高度评价和掌声。这当中的智慧是什幺?事实上,张善政也曾经像许多不满公司的员工,一度在工作中气得想直接走人,差点在离职的纪录本上,划上不及格的符号。

他回想,2000 年 3 月,第一次受施振荣邀请,到宏碁电子化事业群(现改为电子化服务事业),筹设建造龙潭渴望园区。「不瞒你说,我曾经有一个时候因为不爽,很想离职,」谈起当时情景,张善政仍历历在目。他说,在宏碁的某一年,他曾因为不满公司的某些政策,气得跳过主管,直接上告施振荣:「我不爽,我要离职了!」

施振荣虽然意外,仍耐心安抚张善政:「相忍为国、相忍为国。」谈起当年一时气愤要走人,还越级上告,张善政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但他认为,自己用工作表现赢得尊重,既然对公司有不满,就应该让老闆知道。

有话直说的作风,虽然差点让他演出掉头走人的戏码,但他冷静思考后,接受施振荣慰留,并没有撕破脸。在宏碁的 10 年间,和电子化事业群总经理万以宁一起打拼,培养出极佳默契。

今年 9 月 24 日,他跟施振荣在宏碁 40 週年高阶论坛上对谈创新创业,施振荣说起这位昔日老部属,仍是竖起大拇指:「张善政从学校出来,到业界又成功,这种人才很少见。」

张善政笑称,他从不巴结长官,才能在离开宏碁后,还能获得施振荣好评。听来像是玩笑话,但仔细检视,「诚实为上策」确实是张善政贯穿企业、政坛两段职涯一路走来的哲学。

曾和张善政共事 2 年多的前政务委员、律师蔡玉玲说,张善政有典型理工人的个性,「他讲话很直接,将部属当朋友。」蔡玉玲认为,因为他态度真诚,才能对上、对下都维持好关係。网路媒体《上报》记者唐筱恬也有同样的观察,张善政会仔细回答记者每个问题,不摆架子也不打官腔。

2009 年底,Google 看中张善政的能力,想挖角他当亚洲营运总监。恰巧当时张善政也认为公司制度已成熟,到了该换跑道、激发新创意的时候,这次转职就不是情绪使然,而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一般人面对业界挖角,因为关係敏感,可能选择先隐瞒,先谈得差不多,再告知老东家。但当主管发现自己最后一个进入状况,连慰留都来不及时,轻则当下有微词,重则觉得被欺骗、背叛,从此埋下心结或撕破脸。

张善政不这幺做,他选择诚实告知:「我和 Google 接触时,就告诉万以宁了。」连请假到美国加州硅谷的 Google 总部面试,他也不隐瞒行程,希望公司有心理準备。

儘管万以宁时常问张善政:「和 Google 接触得怎幺样?会离职吗?要不要再考虑一下?」但张善政不辞辛劳飞到美国面试,只睡一晚就回台湾,用行动展现转职决心。凡此种种,万以宁都看在眼里,到后来即使再多不捨,也只能放手。

「我对宏碁心存感激,」确定转战 Google 后,张善政特地向施振荣道谢。而这也悄悄埋下 6 年后,施振荣推荐他当智网联盟总网会长的因缘。

至于 2012 年向 Google 道别,踏进政治圈,这一回就没有太多酝酿时间。当时的行政院长陈冲说服张善政放弃千万年薪,改当年薪 300 万元的政委,只有 3 天考虑期。既然心意已决,张善政知道,最好的方法就是赶快让所有人做好準备,大家才都能展开下一步。

当年 1 月底,Google 全球资料中心营运主管维塔利‧古达涅慈(Vitaly Gudanets)首次巡视亚洲,第一站抵达台湾,接到的不仅是业绩报告,还有张善政的口头辞呈。「我第一次来,你就要离开!」张善政记得很清楚,被称为「维大力先生」的主管神情失落,不太能接受此事。

张善政晓得亚洲营运总监寻才不易,但他不断说明自己的想法,之所以想进政坛,目的就是想改善政府与企业间的沟通品质,让企业有更好的发展环境。在此前提下,古达涅慈终于点头,向香港员工宣布:「你们的主管要离开了。」

古达涅慈回国前,只问了张善政一句话:「政治很複杂,你处理得了吗?」离职后,他也常寄信关心:「若到美国出差,可以再聊一聊。」两个人的情谊,并未因张善政的坚持求去而中断。

回想自己几段抉择中的心路历程,张善政话锋一转,谈起本来是台大教授,后来改当一年一聘的国科会高速电脑中心主任。「我如果继续当教授,10 年前就可退休了,」张善政说,他当时很清楚,带领高速电脑中心是「兴趣」,离开校园的时候,自然抱的是愉快的心情。

换言之,「和主管处不好才离开,是下下策,」张善政建议,一旦知道自己想转职、不适合现在的工作,提前告知主管:「我在这里已经发挥到极限,到其他地方会更好。」好聚好散才是离职的上上策。如果等到跟主管心存嫌隙时才要走,势必闹得不愉快,就难有美学可言。

小到个人换跑道,大到顺利完成政党轮替、职务交接,张善政的「离开」从不是句点,而是另一个新页的起点。而他当年所写下的美学篇章,至今也仍在延续发酵中⋯⋯。

Profile
张善政,1954 年次,现为台湾大哥大基金会董事长。曾任台湾大学土木工程学系教授、国科会高速电脑中心主任、宏碁电子化事业群副总经理、Google 亚洲营运总监、行政院政委、科技部部长、行政院副院长、行政院长。